inf

啪嗒!

周重天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荷包,拍到了桌上,继续道“薇姐,我好好说,这里二十两银子算弟弟送给侄儿治病的。”

“你拿着这钱,加上你自己哪里的,再去投奔马外事,应该是能够你维持住给侄儿治病所需的钱财了。”

“侄儿命苦,已经没爹了,你要是再栽在这了,那可他娘真就死路一条了!”

头一回见周重天那么一本正经的同自己讲话,冯薇有些无措,她眼眶发红,别过头道“把钱收回去!不知道的以为你看上姐姐这个寡妇了!”

“姐你放心,我也没瞎,大家也没瞎……”周重天努了努嘴道。

此话一出,刘风和郭腾齐刷刷的举起盾牌,朝着顾宁安拱卫过去的同时,将自己的身子也藏在的铁盾之下。

“疯了疯了!这时候还刺激薇姐,周兄弟真是莽夫啊。”刘风咂舌道。

郭腾附和道“谁说不是勒,顾先生你把脚收进来些,那薇姐的鞭子,那可不是开玩笑的。”

顾宁安颔首“多谢提醒。”

啪!啪!啪!三连鞭的爆响声如期而至!

“薇姐!弟弟开玩笑的啊!你还真抽啊!”

“呵!谁跟你开玩笑!”

“姐,我错了!”

“敢骂姐姐丑,今儿个姐姐就让你知道,花儿为什么这样红!”

一盏茶的工夫后,屋内闹剧总算是收场了。

刘风看了看手里被“误伤”的铁盾上,多出了两道鞭痕,他就是忍不住呢喃道“难怪连皮糙肉厚的熊妖,挨了一鞭子都要皮开肉绽勒……”

唰!

感受到那道冰冷的视线,刘风赶忙说道“走了走了,一夜没睡,赶紧回去补会觉,要不然晚上做事的时候没精神。”

“咱可是应了人家黄庙祝的,可不能把事儿给办砸了!”

“对对对!困死了!回去睡觉!”丢下一番话,两位敦实汉子就“马不停蹄”的离开了所在的豪华客栈。

而顾宁安也是冲着冯薇他们笑了笑后,也走了出去。

待屋内只剩下了周重天和冯薇之后,前者呲牙咧嘴的捂着肩头。

后者笑骂了一句“还装,再装我真抽你!”

“回见了,姐!”

嗖的一下,周重天便是逃离了厢房。

……

夜幕降临,沉寂了一整天的四角镇,再度“活泛”了起来。

顾宁安他们一行五人,外加一个乔敏,分成了四组。

乔敏和刘风去有恶祟屠户的南角村。

东角村则由冯薇和郭腾来镇守。

北角村交由周重天一人去!

至于有丰腴妇人的西角村,则是由定力最强的顾宁安独去。

在众外事者看来,顾宁安连丰腴妇人的一夜欢愉都不要,那大概率是不会被对方的邪法所影响的。

分配的模式,是按照一攻一守来定的,本来乔敏表示自己压根就不需要有个人护着,但架不住她那副十岁模样,让其余外事者,坚持要跟一个人在她旁边。

黄庙祝交代,四伥鬼实力很强,尽量不要跟对方有正面的冲突。

最好是找机会,将没被邪祟气影响或者是没有被彻底影响的人“圈”起来。

告诉他们那些都是假的,都是恶鬼,不能信,来延缓整个四角镇的人都被祟气影响。

只要坚持三天,三天之内,每个村子里,只要有一小部分“土著”还没被影响,那黄庙祝就能回来,设法解决了四只伥鬼……

先说西角村,今儿个算起来,也不过是淫伥布祟的第二天。

可这村子里的情况,已经比昨天要严重的多得多了!

前一天来的时候,倒也不是家家户户都有“靡靡之音”传出,可待今日再来的时候,那声音的数量明显的大了不少,多了不少。

顾宁安行进在街头巷尾的时候,总能在某些隐蔽处,瞧见些不堪入目的画面。

遭了淫伥“吐祟”,并非凡人所不能力扛。

第一天的时候,只要意志力坚定者,即使见了淫伥起舞,也能克制住自己。

这样一来,即使那祟气未消,常人也能抵抗住大半个月的工夫,不彻底沦为淫欲的傀儡。

当然,这也不是说不能发泄,只是说别违背某些底线即可。

夫妻欢好,本就是阴阳交合,称不上为淫……

可肆意在外“行事”,甚至与他人的偷欢,亦或是暴露于他人眼中等等,便是淫祟“张扬”之姿了……

四伥吐祟,皆为“催化剂”,真正的“沉沦”其实不过是自己的选择罢了……

顾宁安其实完全可以直接灭杀四伥,但他之所以没有那么做,全然是因为,一旦这么做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