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惊恐尖叫不过三息工夫又完全消失了。

没一会儿,山林那边传来风小五的喊声。

“父皇,儿臣没事,是……是不小心掉进坑里了。”

这似乎是怕他担心,故意扯着嗓子喊的。

若是搁在往年的花朝节,风清离会气得脸色铁青,因为太丢人了。

不过今年……

除开西宣几乎都是自己人,加上如今主要目标是在纪云倾身上,只要儿子没出事,他也并不在意。

他叫来一位侍卫吩咐。

“去五皇子那边跟着。”

侍卫点头,领命快速离开。

白川凛笑着开口。

“五皇子倒是可爱。”

傅灵安接话。

“言宝最可爱!”

提到言宝,白川凛眸色沉了沉。

“朕也去林中看看?”

风清离听着淡淡开口。

“与其南湘陛下您亲自前去,不如朕或者北渊陛下前去更合适。纪云倾是您的皇后,她在您身边多年您一直安然无恙,可见她是真的爱慕您。”

白川凛听到“爱慕”两个字就觉得恶心。

爱一个人怎么会伤害那个人的挚爱?

纪云倾爱他吗?

或许有几分,但更多的难道不是自由和权利?

借着他南湘国陛下的身份,从天枢城出来,然后成为南湘国地位最高的女人?

他以为她是阿婉,所以对她爱屋及乌。

只要是她说的,他都同意。

她讨厌的,他全摒弃。

到头来……

白川凛压住快要倾覆的怒火闭了闭眼。

“纪云倾瞒这么多年,必定特别能忍。她对两位陛下不算了解,两位陛下便是进了山林,她也不会轻易动手。”

而他们要是什么?

是一击必杀。

纪云倾会巫术,而且造诣不低。

否则天枢城命盘不认可她,为什么天枢城却没有爆出她并非真正的大祭司的消息?

又或者没有传出真正大祭司失踪的消息?

自然是有人在帮她。

所以如果不能一击必中,想要再抓她一定难上加难。

他们都是普通人,在诡谲的巫术前,哪怕身为帝王也无能为力。

这也是为什么天枢城不过一座城,却能凌驾九州四国之上的原因。

天枢城大祭司信徒太多,不论他们哪国围攻天枢城,必定会被其余几国百姓奋起而攻之。

到时候天下大乱,九州大陆战火纷飞。

巫族再从中作梗,冒出几十年前曾出现过的傀儡大军,那便是九州大陆所有普通人的劫难。

他现在只希望纪云倾没有那么疯,没有私下弄出傀儡大军。

如果真的有傀儡大军存在,他们四国联手都未必是她的对手。

单靠青云大师也不行。

姬家前任家主也无法一人抵挡千军万马吧?

白川凛在这一刻想了很多。

他慢慢站起来。

“还是朕去吧。”

说着他又笑了下,嘴角一片苦涩。

“便是朕死了,言宝应该也不会伤心。”

一个刚见过一面的陌生人,哪怕从小对大只爱了她阿娘一人,可言宝一个三岁的孩子知道什么呢?

白川凛边下台阶边吩咐下面候着的几名大臣。

“你们在这边待着,朕也去林中玩玩。”

有大臣马上站起来。

“陛下,微臣同您一起。”

白川凛笑着摇头。

“不必,在东皇,朕很安心。”

大臣满脸诧异。

想到有关皇后娘娘是假大祭司的传闻,大臣又似乎明白了什么,不再多言。

“陛下一定保重龙体。”

白川凛漫不经心嗯了声,人已经到了下面骑射场中。

有马奴牵了他的汗血宝马过来,白川凛摸了摸汗血宝马柔顺的毛发翻身上马,纵马疾驰入山林。

傅灵安一直盯着他的背影,知道对方连同汗血宝马消失在山林边缘眉头依然紧蹙着。

风清离幽幽开口。

“他可信吗?”

傅灵安点头。

“可信!”

风清离眯眼。

“理由。”

傅灵安似乎想到什么声音很冷淡地解释。

“因为他喜欢的人自始至终都是阿姐。”

只不过阿姐心中的挚爱是言宝亲爹姬无尘。

风清离:“……”

一国之君半生只爱一个女人?